厦门选号网|厦门靓号私人订制,生日号,个性号,情侣号 > 厦门通讯新闻 > 厦门网站新闻

上警车前老赖10分钟筹齐欠款 思明法院开展集中统一行动 来源:厦门选号网|厦门靓号私人订制,生日号,个性号,情侣号 | 2018-5-29 11:05:11 | (分类:社会热点)

 厦门网讯(海西晨报记者陈佩珊通讯员思法)5月26日,思明法院继续针对中小额标的和行为执行案件开展“五月执行风暴”第三次集中统一行动。此次行动,思明法院出动干警职工80余人次,执行人员兵分五路,前往15个地点。执行人员调查现场、查封房产、张贴传票和腾房公告10处,其中1人承诺按期腾房。此外,行动还成功将3名被执行人带回督促履行,其中2人达成和解协议,1人拒不配合执行被司法拘留。昨日,思明法院就近期案件执行情况进行了对外通报,彰显司法硬度的同时,也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5月26日上午,在与被执行人陈某锋沟通了几个小时未果后,思明法院执行局对陈某锋下达了拘留决定书。即将被押上警车时,陈某锋流下了悔恨的泪水。10分钟里,他筹齐了2万元,微信转账给了申请执行人。至此,这起拖了3年的案件全部履行到位。

  陈某锋是厦门某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该案与公司企划部一名女设计师离职有关。2015年1月,该女设计师以公司为被申请人向思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理由是:公司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未依法及时足额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致使她无法正常享受医疗保险待遇而自行向医疗机构支付了产检和生育的医疗费用;未向其支付生育期间及节育手术假期间的工资等。

  思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该公司应向女设计师支付医药费、产假期间及其节育手术假期间的工资、带薪年休假工资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等共计46000余元。该公司不服裁决提起了诉讼。思明法院的判决与仲裁委的裁决一致。之后,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由公司向女设计师支付2万元,但陈某锋一直没有执行。

  5月26日上午,执行法官传唤陈某锋到庭。因公司系陈某锋与其弟弟合伙开办,陈某锋一直与其弟弟电话沟通。10点30分,陈某锋称其弟12点前会来担保,2万元将分期支付,每月支付1000元。12点将至时,陈某锋称其弟下午1点半才能到法院。折腾了一中午,兄弟俩直接在电话里对骂了起来。

  见陈某锋丝毫没有履行的意思,执行法官下达了拘留决定书。即将上警车前往拘留所时,陈某锋一改态度。10分钟里,他借来2万元,微信转账给了女设计师,并当场写下了《悔过书》,“保证以后不会再犯,我认识到了错误,真诚悔过”。

  据了解,这已不是该公司第一次拖欠员工工资。而此前的工资拖欠案件也是最终通过强制执行才履行完毕。

  执行人员(右)张贴腾房公告等。记者陈佩珊摄

  拖延不成打苦情牌男子或被强制腾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给我一点时间,肯定会还上。”5月26日上午,当思明法院执行局法官一行上门送达腾房公告时,被执行人陈某又开始了拖延战术。

  陈某夫妇欠的是银行的钱。2012年,陈某以其名下位于东浦路的一套房产向某银行申请了家居消费贷款120万元,贷款期限为12个月。贷款依约发放,但12个月后,陈某却没有依约偿还本金和利息,银行起诉陈某夫妇。在陈某夫妇坚持不履行还款义务后,银行向法院申请执行。

  在陈某家中,法官送达了传票、执行裁定书、通知书等,陈某拒绝签字。根据执行公告,今年6月15日前,陈某应将东浦路这一房产腾空并交由法院评估拍卖。

  摆在陈某面前的就两个选择:两周内还清债务或两周内自行腾房。对于后者,陈某表示“不可能”,并打出了苦情牌。“父母儿子都跟我们住在这房子里,上有老下有小,腾了房我们没地方住。”但当执行法官表示申请人愿意垫付租房租金时,陈某当即拒绝。据了解,自执行开始以来,陈某一直含糊其词,拖延执行。

  执行法官告诉记者,陈某反映的困难需其提供书面证明,法院再进行审核考量。接下来,陈某或面临被强制腾房。

  拘留所里过年后股东终于还款了

  今年春节,洪某在拘留所里过了个特殊的年。出来后,他筹齐了15万元,打到了思明法院账户上,摘下“老赖”的帽子。

  这事还得从他的公司说起。洪某是厦门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是股东之一。他与另一股东蒲某,一人认缴出资15万元,一人认缴出资45万元,但均未实际出资。

  2016年,公司经营不善,发不出员工工资,18名员工向思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裁决。依据裁决,思明法院责令该公司限期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共计434171.73元及利息。公司变卖了电脑等物品,向法院缴纳了执行款4万余元,余下的钱迟迟没有着落。

  “再给3个月时间融资,我们还想把公司开起来。”当思明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找上门时,洪某跟法官、申请执行人协商。3个月后,洪某还是没能履行偿付义务。今年春节前,思明法院对洪某作出了15日的拘留决定。临近元宵节,洪某才从拘留所出来。今年3月,思明法院收到了洪某转来的15万元。

  既然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余下的23万余元及利息只能由股东蒲某来承担。今年4月,蒲某被追加为该案被执行人。在法院冻结了蒲某的账户后,蒲某出现,主动向法院缴清了余下20多万元执行款。

  欠款一拖再拖拿老婆当借口

  厦门某投资公司通过某网络平台向孟某借款,截至2017年7月10日,仍欠款131万余元及利息。孟某将网络平台、该投资公司起诉至法院,叶某作为第三人自愿参与调解。经法院调解,该投资公司承诺分期偿还本金与利息;孟某同意放弃对网络平台的诉讼请求,叶某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实际上,投资公司并未依据生效调解书偿还债务。

  案件进入执行后,叶某表示,将自行处置名下房产来还款。他自己设置的期限是今年2月12日前。但直至今年过年,叶某没有任何动作。当执行法官询问处理进度时,他给出的理由是尚未跟买主谈好价格。

  当执行法官要求他半个月内将房屋腾空交给法院时,叶某表示将与孟某协商,在两个月内处理好房子。事后,叶某并未与孟某谈妥,也未在4月3日前将房子腾空。

  两个月过去了,他搬出了老婆当借口:“老婆不同意卖房。”借口一个接一个,还款日期一再往后推延,叶某终于等来了他的拘留决定书。据了解,若叶某再不自行腾空房屋,可能将涉拒执罪。

阅读(142) |

选号帮助
移动选号
订购方式
退订流程
订购须知
确认送货时间
协商送货方式
确认号码
免费送货区域
免费送货时间
加急送货政策
支付方式
验证号码信息
交易条款